走出自我禁錮的營壘

我們要帶孩子去苗栗大千醫院南勢分院,是精神病的療養院,社工邀請我們去和裡面的病人分享,他們多數是腦神經受損,無法正常與人互動和交流,當然,我們也渴望能夠祝福到裡面的工作人員。去的前一天大家一起對談,希望和孩子一起做預備,知道面對這個極大的差異,心裡會有忐忑不安,但我們可以一起調整心態。

有福系列的精神病患有福了,我們只是程度不同。瓊珍建議我們可以分享,讀起來真是真實的有點諷刺,每個人都會失控,專家專門害人家,只是為了處理問題,吃藥隔離不能滿足需要,就只是變成以問題為中心的人生。我們決定要面對這個尷尬的事實,每個人也聊聊自己失控的經歷,和找到平衡的出路。

還沒進入分享的會場,就有人穿透窗戶,在裡面熱情的向我們揮手,我一高興也揮手回應,好像就打破了那一道牆的隔闔。一進去卻是一個失控的現場,麥可風、音響、電腦、投影幕、網路,沒有一樣可以使用,我們走進他們當中去唱歌和介紹,偉良也背著吉他走近來,我在前頭提示歌詞,其他人在後頭邊唱邊跳,好像沒有台上台下的分別;就好像我自己的人生,也是在失控軟弱中,才有機會從自我保護的墻籬出來。

面對這奇妙的失控場面,我們只是真心去表達,願意作他們的朋友和家人,謙和也說表達變的更容易,沒有過去那種表演時,總是看別人眼光的壓力。而我名稱為村長,看起來好像是要帶頭負責任的人,但在跟大家一樣軟弱,一樣需要愛、需要旁邊的人裡面,無法靠自己的能力獨撐全場,也就特別感受到上天的服事,以及彼此配搭的默契和輕省。我們是一個團隊,就像是一個身體的服事,滿足生命的需要是上天的手,然而每個人軟弱的出現不同,但我們誠實的面對自己,上天的幫助就會出現,你就會是別人的出路。

我們在面對困難和壓力時,最大的本錢,正是這真實的陪伴和關聯,這也是我們跟他們的分別,你不孤單,不是獨自一人。大半的人,獨自在面對人生的壓力裡,想承擔又擔不起,雖然沒有被隔離在療養院,也是在自我保護中築起高牆,孤單的把自己關閉起來。想起過去的自己,也感受到上天那起初的愛,沒有分別的愛,不僅從過去到現在,一步一步帶我走出自我禁錮的營壘,如今也同樣在召喚他們,為他們的需要有豐富的預備,那特別的禮物,正是我們,是上天起初的愛,是完全的愛而有的自由,或許,悟性的道理講不清楚,但卻是生命深深的感動。

 

廣告

1則留言 追加

  1. Galoon 說道:

    陪伴人走一段 這一段不管是好是壞 一起經歷一起面對 成了共同的回憶 希望也漸漸成為共同的默契。 ~劉哥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